“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华侨领袖陈嘉庚1940年访问延安始末

赵立坚:保持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世界和平稳定。当前,中美双方应继续加强抗疫合作,尽快战胜疫情,救治病人,恢复经济和生产。但这也需要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

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美国驻有关东盟国家的外交机构转载一篇名为《东南亚国家挑战中国海洋权益主张》的文章,称东南亚国家对抗中方在南海的权益主张。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中方坚定支持俄方抗击疫情,相信在普京总统有力领导下,俄罗斯人民一定能够取得这场抗疫的胜利。

澎湃新闻记者: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加驻华大使鲍达民上周在出席加拿大国际理事会有关会议时表示,支持在疫情最严重时期过后,对世卫组织以及疫情扩散展开“严格审议”。中国外交官在全世界采取“强硬策略”,这损害了中国自身软实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1937年7月,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全面展开,广大爱国华侨的精神为之振奋。次年,南洋800万华侨的抗日救国统一组织“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在新加坡成立,陈嘉庚任主席,积极以财力、物力、人力支援祖国抗战。1939年冬,蒋介石在天水行营发布了关于陕甘宁边区国共摩擦情况的报告,引起海外爱国华侨的不安。在这种情况下,陈嘉庚决定组织并亲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团”回国考察。1940年3月26日,陈嘉庚一行五十余人抵达重庆。

赵立坚:我们也注意到了有关文章。这篇文章东拼西凑、歪曲事实、逻辑混乱,不值一驳。

1949年,陈嘉庚回到“梦寐神弛”的祖国,并应毛泽东之邀,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他的生命之光变得更加壮丽辉煌。

赵立坚:中方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中国和巴基斯坦开展经济合作,目的是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与民生改善,是互利共赢的。

赵立坚:我们一般不对任何企业的生产或商业布局作评论。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近日,美、英等西方国家媒体接连刊文称“俄罗斯新冠肺炎死亡率造假”,俄方多次予以批驳。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陈嘉庚在重庆时,常听说陕北延安等地,人民如何苦惨,生活如何穷困,稍有资产者即被剥榨净尽,活埋生命,极无人道。国民党的欺骗宣传和重重封锁,使他对这些说法将信将疑。有天午饭后,陈嘉庚到延安新市场散步,看到路两边有许多商店。人们告诉他,这些店大多是私人开的,陈不相信。后来他问边区财政厅长南汉宸:“这些商店每家有多少资本?要抽多少税?”南汉宸回答说:“资本有多有少。多的10万、20万,少的数十元、上百元。我们支持本地商人和外面商人在边区做生意,对他们办的商店抽税很轻很少。”陈又问:“对农民怎样抽税呢?”南答:“这要根据收成好坏来定。每季收入超过400斤的每百斤抽几斤交税,不到400斤的就免交。”这样,陈嘉庚才逐渐改变了原来认为共产党“有产必共”的看法。

赵立坚:近期,我已经多次就台湾所谓参加世卫大会问题发表评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台湾民进党当局利用疫情大搞政治操弄,在国际场合持续炒作台所谓参加世卫大会问题,其真实目的是挟洋自重、“以疫谋独”。我们对此坚决反对。他们的图谋绝不会得逞。

巴通社记者:巴基斯坦参议院昨天一致通过决议,赞赏中国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采取及时、果断措施,感谢中方为巴方抗疫提供宝贵支持,强调新冠病毒是全人类共同敌人,反对将疫情政治化、对中国“污名化”。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我的问题是关于巴基斯坦的迪亚米尔—巴沙大坝项目。印度外交部发言人昨天表示,“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与拉达克地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印度固有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一直向巴方和中方就其在巴方非法占领的印方领土上修建有关项目表达抗议和关切”。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个别国家在官方平台上转载这种文章,暴露出其利用南海问题进行政治操弄的不良图谋。中方敦促有关方面停止利用海上问题搬弄是非,挑拨离间,避免破坏地区国家关系和南海和平稳定,干扰国际抗疫合作大局。

根据世卫组织执委会达成的共识,今年大会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选举执委会委员等必要议题。这反映了广大成员国利用本次大会聚焦国际合作、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愿望。世卫大会连续多年拒绝少数国家提交的涉台提案,充分体现了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人心所向、大势所趋,不容任何挑战。个别国家执意讨论涉台提案,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卫生问题政治化,不惜绑架世卫大会,损害全球抗疫合作来实现一己政治私利。这一做法的后果只能是严重干扰大会进程、破坏国际抗疫合作,也必将遭到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坚决反对。

北京日报记者:据《野兽日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疾控中心消息人士透露,美国政府向疾控中心施压,认为美国目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字过高,要求疾控中心修改统计方式,使之能够报告更少的死亡病例。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我注意到有关报道,据中方了解,有关报道不实。我们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加方多次表示将以科学和证据为基础同国际社会合作抗击疫情。

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对别国诬蔑抹黑、搞“污名化”是在蓄意破坏、干扰国际抗疫合作。是非非常清楚,公道自在人心。我们高度赞赏巴方在这一问题上秉持客观公正立场,愿继续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同巴基斯坦在内的国际社会加强抗疫合作,共同努力赢得全球抗疫斗争的最终胜利。

赵立坚:《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作为美俄间仅存的重要双边核裁军安排,延期问题备受国际社会关注。这个问题不仅牵动俄美战略安全关系,也事关全球战略稳定。

陈嘉庚是华侨史上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各方面活动于一身的典范,毛泽东曾热情地称誉其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1940年陈嘉庚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考察团访问延安,是他一生中尤为壮丽的一页。

赵立坚:我们注意到上述报道。我想这个问题应该由美方来回答。

赵立坚:谢谢来自巴基斯坦记者朋友的提问。

路透社记者:台积电称将在美国投资120亿美元建设新工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在中国正试图主导尖端技术、控制关键行业之时,这是一个重要举措。中方是否认为有关台湾企业在美加大投资是美国推动与中国经济“脱钩”策略的一部分?

中国无意参加三边军控谈判。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美国和俄罗斯应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实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并进一步大幅削减核武库,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加入多边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

中国中央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广大台湾同胞的健康福祉。今年1月,中国中央政府接待了台湾地区防疫专家赴武汉市考察疫情防控情况。截至5月15日,中国中央政府向台湾地区通报新冠肺炎疫情信息152次。在一个中国原则前提下,2019年以来,中国台湾地区卫生专家共有16批24人次参加了世卫组织技术活动,台湾地区获得疫情信息的渠道是畅通的,根本不存在所谓“国际防疫缺口”一说。

我想强调,中国始终是巴勒斯坦的好朋友、好伙伴。此次交流既同中巴传统友谊一脉相承,也是中方积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同地区国家携手抗疫的应有之义。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互致信函表示慰问,中方向巴勒斯坦提供了口罩、防护服、检测试剂等抗疫物资,并举行专家视频连线分享抗疫经验。

赵立坚:5月14日,湖北省卫健委、武汉市卫健委、武汉金银潭医院等机构的医疗、疾控专家同巴勒斯坦的同行们举行了视频连线交流,就新冠肺炎诊疗、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取得良好效果。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方为巴勒斯坦举行的第三场专家视频连线交流。巴勒斯坦感谢中方安排,认为此次视频连线交流将有效帮助巴勒斯坦抗击疫情、加强防控。

怀着“喜慰莫可言喻,如拨云雾而见青天”的心情,陈嘉庚离延之后热情地向国内外宣传自己在延安的所见所闻,宣传陕甘宁边区建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宣传中国共产党团结救国的诚恳态度和英明政策。“中国的希望在延安”,他走一路宣传一路。一个无党派爱国老人的公道话,使在国民党严密控制下的大后方人民耳目一新,受到极大鼓舞。蒋介石恼羞成怒,于1942年免去他国民参政会参议员的职务,特务分子不断袭扰他,使他不得不在爪哇岛隐姓埋名达10年之久。正是这种始终不渝的爱国精神,使他终于走上了与共产党合作的道路。

法新社记者: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称,他可能会切断与中国的关系。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关于就疫情应对工作进行评估问题,中方已多次阐明立场,我不再重复。关于中国外交政策,咄咄逼人不是中国的传统,国强必霸也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始终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愿与各国平等交往,友好相处,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赏和广泛欢迎。希望有关媒体摘下有色眼镜,客观报道中国和中加关系,停止发表不实言论。

中国台湾地区参加世卫大会必须按照一个中国原则处理,这是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和世界卫生大会25.1号决议确认的基本原则。2016年台湾民进党执政以来,顽固坚持“台独”分裂立场,拒不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导致中国台湾地区参加世卫大会的政治基础不复存在。台湾地区无法参加世卫大会的局面是民进党当局造成的,民进党当局对此心知肚明。

陈嘉庚对延安和中国共产党得出以下结论:一、没有苛捐杂税,不像国统区那样捐税多如牛毛;二、领导人廉洁,他们的工资标准和一般干部、士兵相差很小,这同国民党达官贵人的贪污腐败形成鲜明对照;三、没有乞丐、妓女和失业的人,人民生活过得去,不像国民党统治区那样民不聊生;四、领导人与人民群众平等相处,不像国民党统治区那样等级森严;五、社会治安好;六、男女关系严肃;七、朴素成风;八、民主风气好,县长是民选的。正如后来他在《南侨回忆录·弁言》中所写的那样:“余观感之余,衷心无限兴奋,梦寐神驰,为我大中华民族庆祝也。”

访问延安是陈嘉庚政治生活发生根本转折的契机,也是他生命历程中的一座里程碑。在此之前,他是坚决的“拥蒋派”,对共产党不甚了解。然而,他为人正直,尊重事实,勇于接受真理,仅9天的延安之行,“实为别有天地,大出我意料之外”,他的认识即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对共产党由怀疑转为同情和信任。

6月1日下午,陈嘉庚去杨家岭赴毛泽东之约。陈嘉庚对共产党进行反摩擦斗争不理解,他认为在国共两党关系问题上,共产党应多做让步,要以团结求团结。毛泽东耐心地向他解释:因为国民党中的顽固派企图消灭我们,扫除共产党这个障碍,以便毫无顾忌地投降日本,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有对他们在政治上、军事上的进攻给以适当的还击,才能使他们承认进步势力及各抗日党派和团体的地位,不敢轻易同日本妥协,不敢轻易发动全面内战。我们的政策是以斗争求团结,若以团结求团结,不但团结搞不成,进步势力还会横遭摧残,统一战线也将破裂,全国将重新陷入内战之中。因此,我们的总方针是团结,但是只有在进步基础上才能达到真正的团结。

陈嘉庚的讲话使国民党当局十分不安,千方百计阻挠他的延安之行。百闻不如一见,陈嘉庚执意亲往延安。由于陈嘉庚的坚持,在共产党驻渝代表董必武、林伯渠、叶剑英的安排下,经毛泽东主席正式邀请,陈嘉庚的延安之行终得实现。

中新社记者:据了解,民进党当局正在为台湾参加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广泛争取支持,并称台不能参加世卫大会将导致“国际防疫缺口”。美国等少数国家近日要求世卫组织邀请中国台湾地区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并正推动大会讨论相关提案。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1940年5月31日至6月8日,陈嘉庚在延安度过了他毕生难忘的9天。此间,他不顾67岁高龄,广泛接触各界人士,悉心进行考察研究,拜会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并与财政、公安、司法各界负责人进行多次深入交谈,参观女子大学、抗大第三分校、延安新市场及安塞铁工厂、印刷厂,广泛接触集美学校和厦门大学的校友及归侨男女青年,出席延安各界的欢迎会和欢送会。通过这些活动与接触,他眼界大开,展现在他面前的原来是这样一个充满生机的神奇世界。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国际社会应当重视巴勒斯坦人民的生命安全,回应巴勒斯坦境内外难民及其接收国的抗疫关切,并对长期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人道救援和支持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给予切实帮助。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方愿继续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巴勒斯坦及地区国家早日战胜疫情。

中方始终认为,团结协作、同舟共济是战胜病毒最有力的武器。当前国际社会正处于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更应该携手合作,共克时艰,而不是妄下结论,指责别国。

赵立坚:我也注意到,受疫情影响,“云上”生活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多的面对面沟通转到了线上。正如你所说,2020年度国际博物馆日即将到来,国内博物馆和媒体举办互联网直播接力活动的方式很新颖。相信通过这种形式,全球众多的博物馆爱好者足不出户就能直观领略和感受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了解中国博物馆事业的最新发展,在“云端”体验最鲜活的中国社会生活。我们预祝此次活动成功举行。

陈嘉庚很喜欢和学生交谈,对华侨或闽南籍学生所言多深信不疑。一次,他们谈到边区实行民主政治,老百姓自己选举村长、乡长和县长,陈嘉庚提出疑问:“老百姓不识字的多,不会写自己想选的人的名字,怎么选举呢?”同学们告诉他:“开选举大会时,候选人都背对群众坐在一张长桌子后面,每个人身后放一个碗,候选人看不见老百姓选了谁。监选人按应选出的名额给每个选民发几粒豆子,选民把豆子放到自己所信任的人的碗里。最后,谁碗里的豆子多谁就当选了。这就是无记名投票。”陈嘉庚听后不禁哈哈大笑,他风趣地称之为“豆子选举”,认为它体现了共产党办事公道、真正民主的良好作风。

次日午饭时,朱德向他介绍了八路军英勇作战及国民党顽固派包围陕甘宁边区、制造两党摩擦的情况。此后,毛泽东又和陈嘉庚进行了多次交谈。4日下午,他们在考察团住处延安交际处一直谈到晚上10点。

陈嘉庚一下飞机,即向前来迎接的重庆各界人士及新闻记者阐明此行回国的目的:一是向抗战军民致敬慰之意;一是考察战时国内状况,带回南洋向华侨报告,使千万侨胞增加爱国热心,以外汇财力资助祖国抗战。至于慰劳行程,他郑重表示:“第八路军所在地延安,如能达到,余亦拟亲往视察,以明真相,庶不负侨胞之委托。”

新华社记者: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持续扩散蔓延,一些民间交流被迫中断,或者从线下交流转向互联网云端。今年5月18日是第44个国际博物馆日,国内多家博物馆和媒体准备发起并举办互联网直播接力活动,新华网客户端新华云直播平台将实时播出相关活动。你认为这种新颖的方式对中外民间文化交流具有怎样的意义?

我们多次说过,包括贸易、投资在内的中美两国经贸关系本质是互惠共赢的,双方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搞“脱钩”和切割没有出路。我们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正确看待中美在经贸、科技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多做有利于增进中美互信与合作的事。

中方赞赏巴基斯坦参议院通过有关决议。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巴两国相互支持,密切合作,共同抗疫。我们不会忘记,在中国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巴基斯坦集全国之力提供抗疫物资援助。中方也根据巴方需要,向巴基斯坦派出医疗专家组,提供了多批政府无偿援助,并积极发动社会各界捐款捐物。事实再次证明,中国和巴基斯坦是患难与共的真朋友、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塔斯社记者: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周四表示,俄罗斯认为“中国加入《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说法太过牵强,因为这会将中国拉入俄美双边机制中。她并表示,将美国最亲近的盟友,尤其是英、法,纳入相关谈判仍应是优先事项。俄罗斯已正式向美国提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无条件延期五年,为共同评估该领域当前面临的挑战和威胁争取时间。你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我们注意到近来一些西方媒体炒作俄罗斯新冠肺炎死亡率问题。对于这一问题,俄方已经明确表达反对立场。